第二十八章 深水大港(下)

2019-04-07 23:24

  工地现场副指挥虞连生,对状元岙深水港的建设,功不可没。

  虞连生是部队转业干部,出生于1953年1月。2000年10月,他从温州鹿城区人武部长岗位上,转业到温州港务局担任副局长,分管港口的规划、发展等。也许是老天有意吧,在来到深水港指挥部工作前,从2002年起,他在港务局就已经对状元岙深水港的建设,进行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,包括工程的预可行性研究和可行性研究、码头泊位规划、海涂围垦规划等等。由他来负责深水港的开发建设,可以说是难得合适的“选将”。

  虞连生对自己这个指挥,对自己的工作定位,有三句话——

  第一句:到位不越位。

  第二句:揽事不揽权。

  第三句:建功不争功。

  这三句话,也可以说是虞连生的人生哲理。他按照这个哲理,在状元岙深水港工地上,积极地努力着,忘我地拼搏着。

  这是很不容易的。在一个施工条件极差的小岛,在一点基础也没有的海边,白手起家建设一个深水大港,虞连生不仅是“临难受命”,而且尝尽了人间的“苦辣酸甜”。何况他身体也不那么好,心脏有点毛病。

  第一是生活条件差。那个生活,说多苦就有多苦,是虞连生在部队里也没碰到过的。刚进工地的那一段时间,到状元岙村连一条路也没有,从温州到工地,要先坐船到洞头,从洞头坐车到状元岙村所在的元觉乡,再沿着一条羊肠小道翻过一座山,才能到达状元岙工地。工地缺水又缺电。施工单位雇船从温州运送淡水,指挥部只能从洞头水库买水,价格是十元一吨,尽管是挺贵的,但不买也得买,不买就得喝海水了。为了节约用水,他们有时候一个星期的衣服都不洗,到周末下岛时带回家“一交了事”。如果台风来临,那就更为艰苦,台风登陆时要在现场抗台,台风过后要恢复施工,水没得喝,菜没得吃,甚至几个星期都回不了家。有人说:苦不苦,想想“状元岙”。虞连生说:苦不苦,想想“两万五”。虞连生凭着在部队造就的一副品格,带领指挥部成员顽强拼搏,以兴建温州的深水大港为己任,把所受到的一切艰苦,都当作自己人生的一大荣耀。

  第二是政策处理难。这是虞连生从没经历过的。政策处理,是指挥部的一个重要工作。港区建设涉及到三个村:状元岙村、小北岙村和活水谭村。海上养殖要赔偿,山地要征用,房屋震裂要修补,坟墓要迁移,失海失涂村民要转产转业,都是人盯着人,户盯着户,没有一项工作不是“难啃的骨头”。而且,还只能按洞头县的政策处理,因为标准比较低,就更增加了难度。尽管有当地乡干部一道,尽管洞头县极为支持,但政策处理却不是哪一个人讲了就可算数的,得涉及到的每个村民都接受才行,必须一户户地上门做工作,一人一人地把政策给讲清楚。聘请来的一批老同志很负责,虞连生也要亲自出马。村民可以“发急”,你却不能“发急”;村民可以“高声”,你却只能“和声”;村民可以“挥手”,你却必须“缩手”。有一次,说着说着,虞连生居然被人架了起来,逼他非当场表态不可。幸好虞连生有大将风度,有君子风范,终于不辱使命,在两年的时间内,把需要处理的政策,基本上都一一处理到位,确保了工程的建设需要。

  第三是台风常捣乱。这是最让虞连生哭笑不得的:人算不如天算。温州是多台风之地,从温州登陆和影响温州的台风,无一不对港区造成严重影响。你想赶工期,台风却偏偏要你误工期,而且要一误再误。据虞连生回忆,有一个多月居然来了三四个台风,几乎是四五天就来一个,让工程队什么活也干不成,只能躲在工棚里抗台而已,工期一拖就是整整两个月。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虞连生只能和工程队商量,调整原先工程计划,什么好干就先干,通过科学安排,能抢一天是一天,无论如何也要把工期抢回来。因此,尽管台风年年来,也年年对施工造成影响,但码头一期工程和港区围垦工程,都能按计划完成投资,完成进度。因为工程的进展超出一般人的意料,还被有的领导称为“状元岙速度”。

  虞连生和深水港建设是有难舍之缘的。2006年5月,在温州市委市政府对瓯江口建设进行了新的整合之后,虞连生离开指挥部回到了局里工作。然而半年之后,是年11月,根据深水港建设的需要,市委一纸任命,又把他调回到了深水港指挥之位。看来,温州深水港的开发和建设,温州深水港的开港和繁荣,注定与虞连生有割不断的情缘。

  虞连生二进状元岙,越加焕发出精神。

  当虞连生从深水港指挥部回到局里时,常务副市长徐纪平曾送他一句话:你在状元岙画了一个很好的逗号,句号留给别人画吧!

  当虞连生再次到深水港指挥部上任时,市长助理、总指挥朱铭源又送给他一句话:人一生干一件大事不容易,你来深水港最后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吧!

  虞连生对画这个句号,表现了极大的热忱,下了最大的决心。他对我说:我已五十多岁了,能在深水港工作是有幸的,我一定把这个句号画好。

  他对朱铭源说,凡是第一线的事,要冲锋陷阵的事,我去。

  他坚持做到,到位、揽事、建功,决不越位、揽权、争功。

  不说别的,就说一个细节吧。

  猪年春节,我想找虞连生聊聊,没想到电话打到他家里,却一直没有人接。初一家里没有人,初二家里也没有人,初三家里依然没有人。我感到奇怪,如果说虞指挥忙,怎么连虞指挥夫人也不在家?我想,他是否利用春节之假,陪同夫人去旅游了?无奈之下,我只得打他手机了。现金真人博彩

  让人完全没有想到,当我打通虞连生的手机,问他在哪里时,他说自己在状元岙。我问他在做什么,他说自己在值班。我问就你一个人吗?他说还有一个人,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跟着他值班。

  我问是什么时候去值班的,他说是大年廿九去。我说你这几天一直在状元岙啊?他说是的,到初四回来。

  我说你真不简单哪,他说这没有什么的,平时自己值班不多,春节自己没有什么事,又不是温州人,没有什么亲戚要走,就多值几天班吧,好让别人安心过个年。

  好一个虞连生,原来如此!

  不过到了此时,我还不知道他夫人到哪里去了。事后我还知道,虞连生把自己的夫人,也一同带到了深水港工地。

  两人在工地上,一起过大年除夕。当然,不只是除夕。

  两人在工地上,一起过新年初一。当然,不只是初一。

  须知,这并不是第一次。在上一年大年初一,虞连生就曾带着自己的夫人,到状元岙工地值班,计划值到放假最后一天。

  不料这个值班,给他夫人带来了“旦夕之祸”——当天晚上11点,他夫人因血压过高,不慎重重地摔了一跤,摔得额角头都是血,下半夜一点钟送到洞头医院急诊。因为一直呕个不停,第二天需急送温州市区大医院确诊,哪知到了中午也还没有船,无奈之下只得向海军求助,才于当天下午乘船到了市区,经温州医学院附属二医诊断为轻度脑震荡。

  我对此有说不出的感慨。我问他夫人,去年摔了个脑震荡,怎么今年还去啊?他夫人说:虞连生要去,我怎么还不能跟去呢!总要陪陪他吧!

  我问:到那个地方过年,习惯吗?他夫人说:没有什么不习惯的。我给老虞多烧几个菜就是了。

  我又问:那女儿过年呢?他夫人说:叫她回金华老家了。

  我还想多问几句,没想到虞连生夫人却抓紧给了我一句:不要写我,也不要写老虞,他这个人一直很低调的。

  我不知道在温现金真人博彩州在中国,有哪一个工程的指挥,曾如此般带着自己的夫人,到工地过年值班而大家放假的?

  我也不知道这样,就夫妻两个人,在一个海边大工地,过农历大年,过农历过春节,是一个什么滋味?

  这该叫一种什么精神呢——自己带夫人留守在工地,让大家都回家过春节,前后长达六天——奉献精神?敬业精神?后他人之乐而乐精神?我觉得都概括不过来。

  这样的指挥,该叫什么呢?

  这样的指挥夫人,又该叫什么呢?

  2006年是建设高潮之年,围垦和码头一期工程全年合计完成投资额2.6亿元,累计完成投资7.8亿元。

  2007年是深水港建设的关键之年,根据安排,整个一期工程于2007年10月底基本建成,年底开港投入生产。

  我问虞连生:在2007年底开港没有问题吧?

  虞连生答:只要努力,应该没有问题吧!

  状元岙不单单是一个港口。临港工业,这个对温州人来说相对陌生的名词,在“十一五”规划中被浓墨重彩地描述着:“全力发展临港工业”、“临港工业是温州的希望所在、潜力所在”。“大港口、大产业、大项目”——状元岙港区的建设,可以说是温州临港工业最重要的一环。有了这一环,温州的临港工业必将有美好的明天。

  我们等着这一天,等着温州五万吨级的码头正式开港,十万吨级码头、二十万吨级码头也能早日兴建。

  我们等着这一天,状元岙温州临港大产业大项目的早日登场,能够成为东南沿海的一个枢纽式的物流中心。我们相信,温州的海上大港——洞头状元岙深水港,必将早日建成,必将屹立在祖国的东南沿海!(未完待续)

胡方松 李娅媚 陈春东

ABOUT US

JOIN US

CONTACT

现金真人博彩科技有限现金真人博彩

地址: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二段 25号协信中心写字楼10层2-4号

邮箱:hr@

电话:028-84430768

现金真人博彩科技有限现金真人博彩(重庆分现金真人博彩)
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现金真人博彩 鑫城A幢9-9

邮箱:hr@

电话:023-86763366

现金真人博彩科技有限现金真人博彩北京办事处

地址:北京市现金真人博彩西城区西直门外 大街18号金贸大厦C2座1502

邮箱:hr@

电话:13901054246(现金真人博彩)